歡迎訪問立凡知識產權! 請 登錄免費注冊

全國免費咨詢電話

400-686-0890

三只松鼠不止“藏”堅果,零食俠掉進商標坑
  • 時間:2016-08-17
  • 編輯:www.zhtxsmt.com

“百度和Google之間的距離,是一百條抄襲狗。”這條8月3日下午發出的微博很快轉發上萬。微博用戶@李彬BinLee 是一位插畫師。如果不是朋友提醒,他可能永遠不會知道自己的作品被百度抄襲。

百度方面很快回應,宣稱將對此事進行嚴肅處理,并致以深深的歉意。百度希望能當面道歉,以期獲得諒解及妥善解決。從結局來看,這是一次屬于原創作者的勝利。

抄襲事件時有發生,不僅僅是百度一例。抄襲范圍也廣闊無邊,并不局限于插畫領域。十多年前,知名作家郭敬明抄襲莊羽一案歷歷在目,雙方激辯可謂動魄驚心。

8月7日,一位來自成都的創業者趙若宸對《經濟觀察報》說,知名零食品牌三只松鼠涉嫌抄襲并惡意搶注自己公司的商標。讓人始料未及。

趙若宸是成都零食俠科技有限公司的創始人,一位年輕的85后創業者,曾求學于美國密歇根州立大學。2015年7月創立零食俠電商平臺之前,他曾有過兩次短暫的創業經歷。

如果不是朋友提醒,趙若宸可能不會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趙若宸得知,當前中國銷售規模最大的堅果電商企業三只松鼠在今年4月1日把“零食俠”1到45類商標全部提交了注冊申請。三只松鼠提交申請的商標不僅文字與成都零食俠科技有限公司長期使用的商標完全一致,圖案設計也存在一定的相似性。

圖為三只松鼠股份有限公司于2016年4月1日提交申請注冊的商標圖案,但目前市面上并沒有三只松鼠推出的任何零食俠相關產品。

圖為成都零食俠科技有限公司從2015年起就一直使用的商標。

三只松鼠不止“藏”了堅果,還“藏”了零食俠的全部商標。對于零食俠創始人趙若宸來說,無論三只松鼠是否存在惡意,這都是他在創業路上難以避開的一個大坑。和許多落進坑里的創業者一樣,他們都為自己的大意付出了本不必要的代價。

創業路上的商標坑

在我國商標注冊一共包含45個類目。由于申請流程較為復雜,創業公司通常會委托專業代理機構代為辦理。包括官費在內,每一次商標注冊申請所需費用大概是在1600至3000元不等,均價2000元。

商標的構成要素主要包括中文、字母和圖形。在申請實踐中,單次申請包括中文、字母和圖形在內的組合商標存在一定的審核風險。三個要素之中任一要素如果沒能通過審核,申請就會被整體駁回。從申請到駁回,最快為3個月,最慢為18個月,根據商標總局的處理速度而定。如果遭遇駁回之后再去申請,商標可能已經被他人搶注。

為了提升商標申請的審核通過率,有經驗的代理公司通常會分別針對商標的中文、字母和圖形提交三次不同的申請。如果同時申請1到45類中文、字母和圖形商標,所需費用至少需要20萬元(包括官費和代理費)。

創業之初,出于節省成本考慮,零食俠并沒有把每一類目的商標都提交注冊申請。趙若宸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說。

2015年6月29日,趙若宸提交了“零食俠”關于第35類文字商標的注冊申請。第35類商標的使用范圍包括:廣告宣傳、為零售目的在通訊媒體上展示商品、通過網站提供商業信息、進出口代理等等。

在創業初期,就業務范圍而言,趙若宸覺得注冊第35類文字商標已經足夠。目前,零食俠是一家專注于進口零食的垂直電商,其商業模式主要是精選海外進口爆款零食在互聯網平臺出售,現階段本身并不從事生產。2015年創業之初,零食俠的在線業務主要通過微信公眾號進行。今年4月,零食俠在蘋果應用商店上發布了自己的在線應用。

然而,得知三只松鼠在今年4月同時申請注冊“零食俠”1到 45類商標的消息,一時之間,趙若宸還是有些不知所措。盡管趙若宸提交申請的時間比三只松鼠早了10個月,而且現在已經順利進入公示期,但大部分商品類目的商標申請并沒有及時提上日程。

趙若宸認為,三只松鼠的行為無異于對零食俠品牌的全面封殺。最受影響的是零食俠品牌的想象空間。一旦三只松鼠在第35類目之外的其他商標申請順利通過,這對于零食俠的品牌價值而言無疑是致命打擊。如果零食俠未來想憑借積累的品牌價值做一些延伸嘗試,會發現處處受到限制。

首先,零食俠周邊產品的開發會遭遇阻礙。雖然零食俠當下的業務僅僅是零食在線銷售,但通過長時間的在線運營,零食俠的動漫形象漸漸具有了一定的IP屬性,并且形成了一定的用戶認知。如果未來趙若晨的公司打算推出零食俠IP相關的周邊產品,可能會面臨一定的法律風險。

其次,如果零食俠打算自己生產零食,直接使用零食俠的商標也會存在一定的爭議。通常實體商戶更傾向于代理品牌爭議較小的產品。這種爭議會讓零食俠自產的零食入駐實體商戶的難度加大。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投資人認為,如果三只松鼠將零食俠商標成功注冊,消費者對于零食俠品牌形象的認知可能會被誤導。大公司往往享有更多的話語權和影響力。一旦發生品牌糾紛,公眾更容易去質疑小公司的行為和動機,畢竟存在炒作嫌疑。小公司很可能被指山寨,辯駁起來相對吃力。此外,如果零食俠后續發展不錯,一旦三只松鼠有意收購這家公司,商標優勢可能會成為三只松鼠重要的談判籌碼。

“零食俠已經咨詢了專業法律人士,準備訴諸法律程序,將盡一切努力維護零食俠的合法權益。”趙若宸說。

《經濟觀察報》記者聯系了三只松鼠,希望其就此事件進行回應。三只松鼠承認了申請注冊零食俠商標的事實,并表示在他們申請注冊商標之前,并不知道有零食俠這樣一家公司存在。

“不一定注冊一個商標就要拿它去做一個品牌,也不是非要推出這個商標的產品。可以做一些其他的東西。”三只松鼠公關經理殷翔說。

創業必須未雨綢繆

中聞律所的王國華律師認為,在版權的維度上,很難判定三只松鼠真正抄襲了零食俠。但就商標而言,二者屬于相同商標。如果自己的商標被他人使用,這種情形叫做使用相同商標,涉及侵權。然而,這個案例無關相同商標的使用,爭議點在于商標注冊本身。

目前來看,趙若宸的公司對零食俠商標在先使用,并在去年創業之初就展開了商標申請工作,但沒有及時申請注冊關聯類別的所有商標。三只松鼠并沒有對零食俠商標在先使用,但今年一口氣申請注冊了零食俠1到45類全部商標。

商標申請耗時漫長,通常需要1年以上的審核時間。目前,雙方的商標申請都還在審核過程中。

然而,把1到45類商標全部申請注冊,在中國并不是一個普遍現象。即使是上市公司,甚至是大型跨國公司,其經營范圍也很難同時涉及1到45類的全部商品。

“如果商標通過了注冊而不投入使用,商標有被撤銷注冊的風險。搶注他人在先使用并且具有一定影響力的商標是不被法律所允許的。法律也會保護在先使用的商標。在零食俠的案例中,目前還不好判斷是否存在惡意搶注的情形。”

“也不能排除三只松鼠惡意搶注零食俠商標的可能性。”王國華律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說。

不過,趙若宸的公司申請注冊零食俠第35類文字商標在先,作為零食電商平臺,其核心業務并不會受到影響。如果零食俠創始人趙若宸在一開始就把零食俠可能涉及的商標類別全部申請注冊,現在也不至于如此被動。對于公司的未來業務發展,創始人在創業之初就應做好詳盡規劃。對于任何一家創業公司而言,商標注冊都是不容忽視的大事。

王國華律師建議,從實踐經驗來看,1到45類商標并不需要全部注冊,通常選擇5至10類申請注冊已經足夠。

在今天的創業環境中,惡意搶注商標的案例并不罕見,甚至有公司專門囤積商標奇貨可居。2014年睿馳公司訴“滴滴打車”侵犯商標權一案曾一度沸沸揚揚。根據公開報道,睿馳公司于2013年11月獲準注冊了“嘀嘀”文字商標。但早在2012年6月,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就已經成立,并在9月上線了產品。最終法院認定,小桔公司對“滴滴打車”圖文標識的使用,未侵犯睿馳公司三項注冊商標專用權,該公司的訴訟請求不能成立。

此案對“滴滴打車”來說或許是虛驚一場,但細看睿馳公司上百個商標注冊清單,除了“滴滴”之外,還包括“嘀嘀”、“黃太吉”、“閃聘”、“微課”、“快職”、“菜急送”、“紅高粱”等商標。在某種意義上,睿馳這樣的公司讓創業者們防不勝防,避無可避。

借著移動互聯網的東風,近年來內容創業愈發盛行,不少自媒體成為了資本的寵兒。然而,從去年開始有近百家自媒體公眾號的商標被“火傳媒”一家公司搶注,其中涉及“二更”、“毒舌電影”、“衣錦夜行的燕公子”、“混子曰”、“金融八卦女”等知名自媒體品牌。“火傳媒”的法定代表人正是知名影星黃圣依的丈夫楊子。今年5月消息傳出,自媒體創業圈一片嘩然。

在這個大眾創業的時代,創業者們滿是激情。哪怕篳路藍縷,飽嘗艱辛,他們仍然一路披荊斬棘,期待離夢想更近。他們不乏獨特的人格魅力,更有出色的商業運作能力。但面對復雜的法律程序,創業者們往往因一時大意而埋下了很多隱患。如果在創業之初不能妥善解決,公司可能越往后發展越是力不從心。綜上而論,未雨綢繆是創業者必須具備的能力。

聯系我們9:00-20:00

掃描立凡微信
了解更多優惠

版權所有:廣州立凡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備案號:粵ICP備14031285號 Powered vancheer
商標免費查詢
專業顧問人工查詢,結果分析更精準。
  • 商標類別:
  • *商標名稱:
  • *聯系人:
  • *聯系電話:
  • QQ:
全國免費咨詢熱線:400-807-8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