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立凡知識產權! 請 登錄免費注冊

全國免費咨詢電話

400-686-0890

幫助他人假冒注冊商標應當如何定罪?
  • 時間:2016-08-11
  • 編輯:www.zhtxsmt.com

——評被告人張某、鄒某犯假冒注冊商標罪及被告人王某某犯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案

  【案號】

  (2014)鄂襄陽中知刑初字第00002號

  (2015)鄂知刑終字第00001號

  【裁判要旨】

  為他人假冒注冊商標提供幫助的行為人,應當區分情況認定其構成假冒注冊商標罪的共同犯罪或者是獨立構成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行為人為他人假冒注冊商標提供生產、制造侵權產品的主要原材料、輔助材料、半成品、生產技術、配方等幫助,或者是為其提供不包含注冊商標的包裝材料、標簽標識,應以假冒注冊商標罪的從犯論處;行為人為他人假冒注冊商標提供的包裝材料上印制有注冊商標,或其提供的標簽標識本身就是注冊商標,應當認定為單獨構成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

  【案情介紹】

  第1506180號“太太樂”商標、第919410號“蓮花”商標、第1141227號“南街村”商標核定使用商品均為第30類即調味品等,上述三件商標均在核準的法定有效期限內,且均被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認定為馳名商標。2012年以來,被告人張某為了制造假冒的調味品銷售牟利,與被告人王某某電話聯系,從王某某處購買未經授權非法制造的印有“南街村”商標的南德調味料包裝袋1萬套、印有“蓮花”商標的蓮花味精包裝袋2.5萬套。被告人張某、鄒某購買一般品牌的味精、雞精,進行包裝后冒充“太太樂”雞精、“蓮花”味精產品進行銷售,并自己配方,用食鹽、味精、香料等制造調味品,冒充“南街村”調味料進行銷售,銷售金額達11.5565萬元。2013年8月,湖北省襄陽市老河口市公安局對張某、鄒某租住地方及租用的倉庫進行了搜查,發現了大量的制假設備、原料以及假冒的味精包裝、商標標識。經鑒定,上述包裝和商標標識均系未經授權的偽造產品。

  湖北省襄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張某及鄒某未經商標所有人許可,采用購買一般品牌的味精、雞精,進行分裝后冒充“太太樂”雞精、“蓮花”味精進行銷售,并自己配方制造調味品,冒充“南街村”調味料進行銷售,銷售數額達11.5565萬元,已構成假冒注冊商標罪。被告人王某某銷售了非法制造的包裝袋,其銷售的兩種注冊商標標識數量在1萬件以上,已構成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據此,判決被告人張某犯假冒注冊商標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6萬元;被告人鄒某犯假冒注冊商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5萬元;被告人王某某犯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萬元。

  張某、鄒某、王某某均不服一審判決,分別提出上訴。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但原審判決對上訴人王某某的刑期計算有誤,依法應予糾正,遂裁定:維持一審判決,對上訴人王某某的刑期重新計算。

  【法官評析】

  在侵犯知識產權罪的司法實踐中,認定構成假冒注冊商標罪的從犯與獨立構成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十分容易混淆。本案中,被告人鄒某與被告人王某某均為被告人張某假冒注冊商標的犯罪行為提供了幫助,但法院認定被告人鄒某構成假冒注冊商標罪的共同犯罪,被告人王某某獨立構成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本案涉及到以下兩個法律適用問題:

  一、假冒注冊商標罪與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的界限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條規定:“未經注冊商標所有人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一十五條規定:“偽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冊商標標識或者銷售偽造、擅自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假冒注冊商標罪與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在主觀上均是故意,其犯罪主體均為一般主體,即自然人和單位都可以成為上述兩罪的主體,并且,上述兩罪的犯罪客體也相同,其侵犯的客體均為國家對商標的管理制度以及他人的注冊商標專用權。但是,假冒注冊商標罪與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在犯罪客觀方面有本質的區別。假冒注冊商標罪在客觀方面表現為未經注冊商標權利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情節嚴重的行為,至于商標標識是否是行為人自己制造的,不影響犯罪的成立;而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在客觀方面表現為偽造、擅自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或者銷售偽造、擅自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情節嚴重的行為,至于行為人是否將偽造、擅自制造的商標標識用于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同一種商品上,不影響本罪的成立。

  就本案而言,被告人張某的犯罪行為是一種典型的未經商標權人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的行為,應當認定構成假冒注冊商標罪;而被告人王某某則只是向他人銷售了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其并未直接將商標標識使用在商品上,故被告人王某某不構成假冒注冊商標罪,而是構成了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

  二、假冒注冊商標罪的從犯與獨立構成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的認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五條第一款規定:“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第十五條規定:“明知他人實施侵犯知識產權犯罪,而為其提供生產、制造侵權產品的主要原材料、輔助材料、半成品、包裝材料、機械設備、標簽標識、生產技術、配方等幫助,或者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器托管、網絡存儲空間、通訊傳輸通道、代收費、費用結算等服務的,以侵犯知識產權犯罪的共犯論處。”

  本案中,被告人張某負責生產、洽談、送貨、收款等業務,被告人鄒某輔助張某生產制造假冒商品并提供記賬等幫助,此二人的行為屬于在假冒注冊商標行為中的不同分工,但有著共同的犯罪故意,構成共同犯罪。其中,張某作為犯意的發起者、犯罪的指揮者、犯罪的重要實行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鄒某在共同犯罪中聽命于張某的策劃,從事某一方面的犯罪活動,起次要作用,應當認定為假冒注冊商標罪的從犯。被告人王某某為被告人張某提供的包裝材料,不同于一般的包裝材料,其印制有他人的注冊商標,但王某某的犯罪故意與與張某、鄒某的犯罪故意并不相同,王某某系明知是非法制造的他人注冊商標標識卻仍然故意銷售,而沒有在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標識的主觀故意,故王某某和張某不具有假冒注冊商標的共同故意。對于被告人王某某的犯罪行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一十五條已經作了專門規定,被告人王某某的行為應當認定為單獨構成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而不能以假冒注冊商標罪的共犯論處。申言之,在刑法分則把某一特定犯罪的幫助行為規定為一個獨立犯罪的情況下,行為人實施該幫助行為,不應以某一特定犯罪的從犯論處,而應認定為構成獨立的犯罪。

聯系我們9:00-20:00

掃描立凡微信
了解更多優惠

版權所有:廣州立凡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備案號:粵ICP備14031285號 Powered vancheer
商標免費查詢
專業顧問人工查詢,結果分析更精準。
  • 商標類別:
  • *商標名稱:
  • *聯系人:
  • *聯系電話:
  • QQ:
全國免費咨詢熱線:400-807-8322